男人可以没钱,但必须有一颗对家庭负责任的心,男人可以长的不帅,但必须得让家人时刻感受到你的爱 ,男人可以没权,但在别人的眼里你的普通是他们绝对的崇拜——题记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有过一个这样的男人,虽然他没有钱也没有权长也不帅。但他所肩负的责任和身上具备的正能量却让我对他无比的崇拜。

刚记事的时候就记得有个让我叫他“干爸”的人,每天有如上班一样吃过晚饭后就会来家里逗我玩,总喜欢把我抱在怀里不停的让我叫他干爸,我不叫就用他那硬硬的胡茬狂蹭我的脖子和脸。还会把我高高的举过头顶,他本来个子就高,我被他举得那么高就感觉自己置身在高高的地方,四周没有一处可以让我能够抓住,心里那叫一个慌啊!


嘴里喊着妈妈......妈妈......一顿乱喊乱叫,这时妈妈会嗔怪的把我在他的怀里急忙抢回来。


你说你咋那么没正型呢! 把个孩子弄的瞧叫唤干嘛?就是闲的,有那功夫去陪陪嫂子多好!


就一句话,那个人就会老实的坐在炕沿边不吭声了,顺手在兜里掏出一个铁质的烟盒,撕下一张特制的烟纸,之后熟练的卷起旱烟,一颗两颗不断的卷着,卷完一颗颗放到一边,然后继续重复着这个动作,脸上毫无表情,好像刚才发生的事都不存在的样子。


爸爸过来给他倒上一杯刚沏的热茶,妈妈抱着我在一边默默的看着,屋子里一下静了下来。那个人姓宋,他比爸爸的年纪大,但妈妈总说他爱闹是个长不大的家伙,于是就让我叫他"宋叔"喽!

宋叔是单位劳保科的一个小干部。他家和我家是一趟房,中间隔着一家,妈妈和宋叔的老婆宋婶相处的很好,宋叔家也有4个孩子两男两女,但好像都很大了,宋婶的身体一直不好,不能去上班,每天只能在家里干些家务,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


宋叔的性格比较外向,不论在哪都会把气氛搞的特别的活跃,虽然说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不敢太过分的说心里话,但总是有人肯跟他诉说自己的苦衷,希望得到热心肠的他的帮助,宋叔的为人特别的豪爽,只要是他认为该帮的人,他会不惜余力的去帮人家。


记得有一次单位过年有几个优惠券,宋叔得到了一张特供的肉票,想买什么肉制品都可以,还能够用这张票换取现金二十元。


二十元在当时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要知道当时每个人的工资也就六十几元。他手里握着这张票心里盘算着该买些什么好呢?给孩子们买瘦肉还是肥肉啊!按理过年了应该买些瘦的解解馋,但一想还不如买些肥膘子能吃的长远些,让体弱多病的老婆也不难心做饭时没有油水......


思想正在活跃的转动着,这时单位里一个年长的老大哥进屋来,坐在他的面前一言不发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一看就知道这是遇到了难处,随口问句:咋了老张?是不是家里又揭不开锅了?那个老张脸红红的说:可别提了,年底老大得了肠梗阻,做完手术后刀口还没恢复好就去山上割柴火,一不小心又把手给割破了,得了破伤风伤口一直不好,这个月的工资都花光了,不知道这个年咋过呢?宋叔一听,心里就七上八下的斗争着,连忙问:那你没去工会看看有啥办法能帮你的吗?工会应该有互助金啊!唉!去了,可是工会说上个月我就超过了互助金的额度,不能可我一个人帮助啊!哦,是这样啊.....


虽说自己很想帮忙但一想到家里等着年嚼谷的孩子,还有体弱的老婆,他心里一阵阵的纠结着。

这样吧老张! 我这有张票,你看自己掂量着买点吃的过年吧!怎么也得让孩子们吃顿饺子啥的吧!


老张听他这么一说忽地站起身:"老宋,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呀!你说你也不富裕,再说这是单位发给你的,我怎么就能下的牙独占了啊!"


"你就别他妈的装了,明知道我见不得别人难过,你说你来我这哭穷,不就是这意思吗?""再说了咱两谁跟谁啊,咋的我也比你强点吧,再外道我可反悔啦!"


老张感激涕零的拿走了宋叔的特供,宋叔看着到手的瘦肉和肥膘子就这样烟消云散了,心里不免也有些失落......

就在我家搬迁走的第三年,传来了宋婶去世的消息,爸爸妈妈特意回老家送了婶子最后一程,回来时妈妈说宋叔很憔悴,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我不太懂憔悴是啥意思,自认为肯定就是那个让我叫他干爸的人一定变成了老头子了。


多少年之后,有次我问起妈妈那个让我叫他干爸的人,究竟是咋回事?妈妈这才详细的和我讲起了宋叔和他老婆的故事。

宋叔的家是吉林白城的,后来被招工到了单位,经过同事的撮合认识了他的老婆,当时他老婆家是资本家成分属于被下放到地方的那种,家里就一个女孩,姿色平平也就没啥特殊的要求和宋叔结婚了。

婚后几乎没怎么上班,在生完最后一个小子的时候得了产后风,后来还添了风湿性心脏病,感冒发烧或者生气时都喘不上气来,每到下雨阴天就会浑身难受的要命,腿上一按一个坑好久都回不去的那种,严重时腿会肿的跟大象腿似的。


就这样不死不活的折磨了好多年,在我的记忆中,宋婶总是蔫蔫的不爱说话,说话的声音也特小,以至于在我的印象里几乎忘记了她的长相。


宋叔和宋婶都是热心人,妈妈说那时候她一赶上忙不过来就把我送到他们家,宋婶也很喜欢我,总是用不知留了多久的糖块哄我,有些小事我真的记不得了都是后来妈妈给我讲起的......

在我的记忆里只能记得每到春秋两季,宋叔一家都如临大敌似的,孩子们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自己惹到妈妈,让妈妈生气后会让她的病加重的。



宋叔更是了,那么一个性格开朗的人愣是不敢在宋婶面前顽皮,就怕一个不小心触了婶子的肺管子,背地里不明事理的小孩子们在大人的话里话外听到了什么,就仨一伙俩一串的远远的看见宋叔骑车经过时戏腻的叫他“气管炎”,起初宋叔还会停下车子追赶孩子们,后来也就默许听之任之了,时间久了孩子们也就索然无味了叫的不那么欢了,可是“气管炎”这个名头也就落在了宋叔的头上。

宋叔很爱他的老婆,就算病魔把婶子折磨的几乎相貌和性格都改变的很古怪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总是用各种笑话来分散婶子的疼痛。据说有一年听说跳大神能给宋婶驱邪除病,宋叔不管不顾的请来了大神这顿跳啊!(那个年代正在除四旧),妈妈说宋婶的病或许是精神作用一度见轻了。给宋叔高兴的当时就骑着他的28大卡载着宋婶去了水库,那可是宋婶最喜欢的地方,说在水库边看见水里游着的鱼会让她有种自由自在的感觉。(由于水库里居住地很远又加上身体不好,所以一直也只是个愿望。)

每逢星期天,只要是天气好的情况下,几乎都能看见宋叔驮着宋婶到处去玩,妈妈曾经艳羡的颠怪爸爸,说自己还不如个病秧子有福气呢,每天有做不完的活计,就没有享受过坐在二等上去郊外玩是啥滋味,每到这时爸爸都呵呵的笑着算是回答妈妈的不满。

时过境迁,随着年龄的增长,只要是阳光明媚的清晨,都会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在田间小路上,男人骑着崭亮的28大卡,身后的二等上做着一个病怏怏的女人,一路说着笑着模糊在我的记忆深处......

6

中国福利彩票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十分彩快三 500万彩票网 163彩票 湖北快3 江苏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