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2020.1.28

2020.01.28 阅读 439

季节有条不紊地更替着一幅又一幅别致的风光。寒来暑往,雨雪风霜,岁月一刻不停地翻阅着一段又一段壮美的景象。



时光如梭,难以阻挡。一眨眼,便没了踪影;一回头,便不知去向。谁也找不回逝去的光阴,谁也留不住岁月的脚步,谁也挽不住昨天的辉煌。

从一九六九年参加工作,不知不觉间退休了;不知不觉间奔七了;不知不觉间五十年的岁月成为昨天了。

五十年的岁月,总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携手相伴、风雨兼程、砥砺前行。一路走来几经坎坷、几多欢乐都以成为过往的一道道靓丽风景。


站在集宁二中69届毕业生五十周年聚会的现场,心不由人的颤动。

近二百同学从各地又回到山城集宁,再次相逢以不年青,步入夕阳之美的我们仍如年少般焕发着勃勃生机。

少年時的我们,没有留下一张儿時的合影。没想到半个世纪过去時,我们能有这么多同学以69届这个历史的称号又相聚在集宁城,纪念我们毕业五十周年。

初中三年的校园生活,在记忆当中所剩无几,但很多同学的音容笑貌还是清晰可見。岁月在我们的脸上身上留下走过的痕迹,告诉我们不在年轻了。也印证着我们的成熟,是在祖国的强大和发展中,是在我们为此磨砺和奋斗中逐步积累和形成。

在半个世纪的岁月中,我们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学习着各自工作所需的专业知识,在各自的岗位成为强者。

我们学工、学农、学军,我们上山下乡、屯垦戍边每一步都与祖国的需要紧紧相连,我们是在校三年上课最少的一届,但绝不是知识贫乏的一届,我们可以骄傲的说无愧于69届毕业生这个富有時待特征的称号。


我们四十三班的同学,能来的都到了。

青山在,人未老,同学情正浓;岁月增,水长流,情怀依旧深。

咱院的十五个发小也重逢在这场半个世纪的聚会现场。很高兴在这个年纪,在69届五十年聚会上相遇到这么多大院的娃,还能够与大家相聚一堂,说着过去的人生,诉说着离别后的一切,我想这就够了;未来的日子里,过得怎么样,生活得好与不好,其实都变得并不重要。看着每一个人都健健康康,


  很高兴在这个年纪,在69届五十年聚会上相遇到这么多大院的娃,还能够与大家相聚一堂,说着过去的人生,诉说着离别后的一切,我想这就够了;未来的日子里,过得怎么样,生活得好与不好,其实都变得并不重要。


这就是生命中最幸福的事;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大家还能聚在一起,畅享着人生点滴,心中真的特别的幸福,也感觉到很快乐!

想想咱大院孩子在那个年代的趣事,心中也是甜甜的。

还记得大院大炼钢铁時的场面吗,还记得拾煤核,打柴扫树叶,往农村送雪的场景吗?还记得学軍、学工、学农時的乐趣和艰难吗?还记得在霸王河挖反坦克战壕的事吗。

发小同学,已过恰同学风华正茂的好時光,可还有“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的夕阳最美一段時光。

祝发小同学们在未来的日子里健康常伴左右,幸福快乐天天。有空闲時写点孩童時代咱自个的往来,给老年生活填点稚嫩之乐。


学生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记忆却是美丽而隽永的,像一杯甘醇的美酒一样拂润着我们的心灵。如果说世界上有一种情谊像百合花一样纯洁、美丽,我觉得那就是同学之间的情谊。同窗之谊使得我们永远连在了一起:再遥远的距离也是天涯咫尺!于是我们的人生和心灵拥有了友谊,维系了关爱;我们的灵魂又在那天涯海角自由自在的享受自己的空间。青春里的同学情!使我们拥有甜酸苦辣,恩怨情仇的人生!使我们享有遍布天涯海角,却永系的不灭友情!時光如日出日落,升起時慢慢的慢慢的让人等着煎熬,落下時仿佛舜间晚霞滿天。人生也是小時盼快点长大,老了又惦着同学情,工友情,战友惰,大院情找着理由想回到过去。

岁月就是在盼和回想中演译着这一生,同学情是离开父母怀抱的人之初,是最挚朴的情感。

我们集宁市是个小城市,我们很多孩子是从一个大院、一个小学、一个班级一直到初中毕业走向社会前,基本每天在一块。

从一九六九年开始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运动中,我们绝大部分都分别去了各地农村和兵团。






现在都已经退休,欣慰的是虽历经坷坎人生路,我们这代人还是经受住了時代的验证,是值的骄傲的的一代人。

我们的节目是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压轴的,真的很棒。

短暂的聚会在欢歌笑语中落下帷幕,今日一别何時再相逢?只能默默地互祝“且行且珍惜,愿君快乐安康。”期待来日再聚首,把盏高歌叙深情。

告别学校走向人生之旅的第一站是″和林格尔县国营机械厂"以生产人力车为主也兼修农业机械和有限的兵工任务。

我们一行26人,虽只在厂内工作了半年,但这是我们启萌教育的第一步。与工人师傅半年的相处学到了很多社会知识和专业基础知识。那時的我们也贪玩,打球赛、爬山、去山上果园摘果,上厂房顶掏麻雀、放"马儿啊,慢些跑"的歌曲……。我们成为了小县城的″明星"。

一段终身难忘的岁月,是在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一团的六年战斗生活的经历,六年中我当过通讯员、上山采过石、去砖瓦厂换过工、盖过房、种过地。走遍了所在连队的每一个畜牧点,边领略了无数草原美景。我们团的一连以年产二百万公斤粮食轰动北京军区,七连女子放牧班开创了团队牧业上的奇迹,在軍区《战友报》多次见报。当年,就是我们这些年青的姑娘小伙,一手抓軍事训练,一手抓生产建设,在政治上用各种形式开展宣任工作。在茫茫草原上种植粮食,建房筑业,把科学文化知识和先进的生活方式理念带入边远牧区。在我们的艰苦奋斗之下,我们实现了自给自足的同時为社会发展提供了丰厚的物资基础和精神支柱。

从兵团(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一团七连)回城后,在这个小厂(集宁市铝制品??)工作了十二年。从工人到管理并在这里入了党,走上专职党务工作之路。


″谢臣连”诞生于抗日战争时期,先后参加了上党役、挺进大别山、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进军大西南等战役战斗260多次。1963年8月,连队驻地洪水爆发,谢臣等9名同志为抢救人民群众生命财产英勇献身。国防部于1964年1月追授谢臣同志为“爱民模范”,1月29日授予他生前所在班为“谢臣班”荣誉称号。

我们厂和当時驻扎在榆树湾的″谢臣连"结对开展軍民共建活动。






企业新招收的职工培训结束上岗前合影。(前排居中的是我)那時多年青啊,好想那段岁月。

在烏兰察布盟党校马列主义大专班学习二年(函授)毕业合影。

把岁月合成一册芬芳馨香的书本,把生活串成一串梦幻摇曳的风铃,用读书来倾听,用写作来倾诉。

1993年调入包头市公交运输集团公司工作,在调度中心做了半年行政管理后调入政治处,又开始从事党务工作,直到内退离岗。安静的岁月里,聆听流水,轻嗅花香。看一树树的姹紫嫣红,不惊不扰,花开花落,安然若素。满地花红落雨,覆盖着淡淡相思。惊艳了时光,黯淡了岁月。

2004年我内退离岗后,在包头师范学院学生公寓做学生生活指导管理工作(实际上就是夜勤)直至退休。我们三个人负责一栋楼近900学生的管理。

和孩子们在一起繁杂琐事很多,但快乐开心也不少。不知不觉在这里工作了九年。



随着岁月流失,我们相继退休了。時间变的宽裕了,我们进入了丰富自已的老年文化生活時期。唱歌、朗诵、写作、旅游……成为了主要日程。

五十年舜间成为昨天,一路走来伴我前行的总有我的同学。在征途中角色不断变化成工友、战友,又变成同学,退休后成为老友;也有一个连队的战友;更多的是每到一个新的单位、新的科室总能遇到志同道合的同事,并在工作中结成好友,真是人生最大幸事。

中国福利彩票